相关文章

当前位置课程改革理论探讨

教育不能脱离日常生活经验与实践

更新时间:2016-07-04 08:09:49   来源:潍坊奎文区卧龙学校   

    教育的目的,最忌讳的是无限拔高,要么崇高到让人无法企及,要么抽象得让人云里雾里。其实,它原本应该平白而素朴:首先,培养能与人和谐相处的人,往细微处看,就是能够日常中与人平等交流和谐相处,往大处说则有一份公民的权利意识,能够有自我与社会责任担当;其次,培养生活有情趣且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,情趣会催生新奇,新奇会引出疑难,有疑难才有自主阅读和独立探究动力,进而形成新知;再次,培养有生活能力的人,该能力的底线是能够自食其力,譬如能够有一技之长足以谋生,奢望一些就是还能施惠于人,造福于邻里、社区、国家乃至整个人类。

    教育不能脱离日常生活经验与实践

  江西新余市渝水区仙来学校学生在学做十字绣。2015年,新余市渝水区启动课堂改革,涉及辖区35所学校、12460名学生。利用每周三下午两节课,开设书法、舞蹈、编织、篮球等26个社团活动班,所有课程均打破班级界限,任课教师可以根据自身特长自主选择教学的课程,学生通过“走班”选择感兴趣的课程。新华社记者宋振平摄

  格调不奢侈不华丽的教育目的,也可以理解为崇尚自然,它不刻意追求文学、科学、企业和政治等各种的大家,却因为顺合人的本性与心性,会让人自自然然地成为人,不经意之中却可以孵育出各种英才。崇尚自然的教育是贴近日常生活的教育,所谓贴近生活,第一,去亲近山水,去领悟文化。山山水水的神奇赋予学生以志趣,气象万千的人文大观则不仅有助于学生体悟历史与文化,更赋予其对多样性与差异以宽容理解的胸襟与情怀;第二,去深入邻里社区,去亲历不同社会部门如政府和生产等部门运行过程。社区的交往赋予学生以人与人间平等、互助、尊重与关怀精神,而一线的体验不仅会增长学生的见识,更重要的是会启发他们理解课堂知识与实践之间的关联;第三,通过观察去自主探究,依凭想象去自我动手制作。探究不仅是理解掌握知识的钥匙,而且也是追求新知的通途,动手与操作则不仅要解决学生眼高手低的问题,更要提升其把想法变为现实、把理念转化为产品的勇气。

  中美教育在贴近生活方面的粗略比较

  贴近日常生活的教育,其实就是以经验与实践为出发点甚至为底色的教育。中美教育各有特点,各有千秋。但是,因为对经验与实践的理解与重视程度不同,导致两个国家的学校教育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都存在不小的差异,具体表现如下:

  获得知识的路径不同。相对而言,从小学起,中式教育便开始关注抽象知识的训练与掌握,而疏于引导学生由日常生活的观察到自我探究、进而获得知识的过程。换言之,我们的课堂更多带有封闭性,是多少绝缘于学生日常经验与实践的知识教育。其结果是在知识快速掌握上或许我们不乏优势,但是,获取知识的能力却付之阙如。美式中小学教育则基本以经验与实践本位,我们不妨称之为生活教育。重视生活教育并不表明美国教育就漠视抽象意义的知识训练,由具象到抽象本身就是一个由特殊到一般、由直觉到理性的过程,贯穿这一过程的课堂教学形式是立足生活经验,不断地提出质疑与论辩。因此,相对于我国以教师为权威、教与学秩序井然的教育,似乎缺乏节奏感而委实有些“乱哄哄”的美式课堂教育,在知识获取上实在谈不上效率,但是,它更易收获的是不盲从、不轻信的独立与批判性思考能力。

    教育过程关注点不同。中式教育倾向于直接切入抽象的知识体系,以面向全体的固有知识领会为目标,它的优点在于所有学生学习的结果相对齐整,这也是为何在PISA测试中相对于其他国家分数均值高而标准差小的原因所在。虽然也存在分化,但是,这种分化带有单一性,科目分数的高低代表了个体间知识掌握与领会的程度,其中的半分之差甚至可能决定两个人不同的命运。而美式教育则更关注学生基于经验与实践层面的自我与合作探究,无论是一门生物课还是历史课,提出观点,设计研究路线,通过大量观察或阅读获取经验证据支持,在七嘴八舌的争辩后,由教师引导逐渐形成结论,这是美式教育过程的典型特征。不难发现,相对于中式教育,美国教育过程所重视的更多是方法训练,以及学生基于自身经验的想象力、创造力以及动手能力的培养。由于参与程度以及个人情趣不同,学习结果自然也存在分化,但这种分化更多体现为个性差异与发展方向的多样性。简而言之,我们的早期教育更多是带有规训的强制性与选择的被动性,而美国教育更多是带有基于自我选择的因势利导特征。相对而言,后者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学生的学习热情、求知乐趣、想象力乃至校园生活的归属感,而前者虽然在知识掌握上不乏效率,但因为缺乏个体经验感受,对知识的理解往往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更令人担忧的是,严酷刻板的训练过早地伤害了学生的对学习的新奇感与求知激情,甚至影响到其身心的可持续性发展。

教育不能脱离日常生活经验与实践

  
  道德情感教育的出发点不同。道德伦理、公民素养、政治觉悟、情感归属与价值认同等等,原本就来源于日常生活体验与交往。即使是历史与文化知识,如果仅仅拘泥于书本,而不深入到有关场景如博物馆、遗址等,这种缺乏真切体验的教育,恐怕都难真正入脑入心。在家庭与教会之外,美国学校的道德情感教育主要来源于社区志愿者活动,无所不在的大小博物馆、纪念馆、遗址乃至政府工作场所等,都是学生历史意识、情感、价值观与政治教育的重要场所。相对于课堂外的日常生活、交往与现场参与的体验,少许的课堂教学充其量是一个基于个人体验的价值论辩与澄清场所。相形之下,在该方面,我们似乎更专注于课堂上价值观的传授,更在意于认知意义上对与错的判别,而很少重视基于学生个体生活与交往体验的是非明辨能力的引导。如此脱离于个体现实经验的教育,其效果难免打折扣。

  知与行的关系理解不同。重视知识是我国教育的特色所在,但是在应试教育的压力下,过于偏重“知”而轻于“行”又是中式教育始终无法摆脱的迷障。相对而言,因为没有沉重的考试压力以及课程的多样化,美国中小学教育更倾向于“行”,由“行”而达“知”。故而,自主探究与动手制作本身不仅是美国课堂教育的有机构成部分,而且还存在课堂研讨与教师的讲授不过就是课外实践的补充倾向。这种倾向是否一定优于中式教育姑且不论,但不容否认的是,至少它避免了我国教育中普遍存在的眼高手低的尴尬。

  扎根生活让教育更有活力

  今天,鉴于我国教育所面临的一系列困境,如普遍存在的中小学厌学、怕学现象,分数至上的教育功利化甚至势利化倾向,教育人才选拔与分流过程中弱者无技能,优者想象力、原创精神与创造活力不彰等等,或许我们确实有必要重新审视教育与日常生活、社会实践的关系。重新审视绝不是还原过去,其目的在于让教育内容因为尊重个体生活经验、尊重人的本性与心性、尊重个体选择的多样性而饱满,让教育过程因为扎根于自然场景与社会生活现实而生动而富于活力。

  我不敢倡言教育要回归日常生活,也未必赞同全盘接纳同样存在其他弊病的美式教育,更不敢妄言放弃既有的重知传统,但在知识和学历与能力和责任越来越不相匹配、“双创”成为国家战略、人的职业生涯可持续发展能力备受关注的今天,尊重学生日常生活经验,重视实践,这或许不是祛除当今我国教育积弊的灵丹,但它总归多多少少对准了病根。